看不见的金融战疫   小微企业迎来现金流生死线

看不见的金融战疫 小微企业迎来现金流生死线

时间:2020-02-14 18: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报记者 李晖 北京报道

“抗疫”一线迎来关键拐点,而对于受停工、停业、市场萧条等影响的无数小微企业而言,应对疫情的平行战役才“刚刚打响”。处于国民经济毛细血管位置的小微企业,政策远水珍贵,却往往难解近渴。这一阶段,距离小微企业最近的市场化金融、科技机构能否快速补位,关系着无数小微商户的存亡。

“我从大年三十就开始关店了,工人全部遣散,本来经营情况就一般,房租加工资真的扛不住,遇到这种情况只能停业整顿。”拉萨一家连锁火锅店负责人佳琪(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随着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感叹“贷款发工资只够维持3个月”,餐饮行业受疫情影响的困境最快暴露出来,住、行、购、娱等线下消费领域的情况亦类似,燃眉之急陆续显现。

一份由北大、清华联合995家中小企业进行的调研问卷调查显示:受疫情影响,约30%的企业预计2020年营业收入下降幅度将超过50%,58%的企业下降20%以上。同时,85%的企业预计,如果疫情持续,自身现金流将难以维持3个月。

线下商业疲软现金流告急

几乎所有的线下商业都在经历震荡。

刘静(化名)是石家庄一家线下少儿培训机构的股东之一,目前公司开业遥遥无期。“我们几乎都是线下课,每个月房租和教师工资的成本是8万多,培训机构不可能裁老师,这是核心竞争力,也无法快速实现转为线上课程。目前现金流还能支撑,但这样下去两个月也受不了。”

亦有商家决定果断裁员,将成本降到最低。佳琪告诉记者,“目前进藏通道关闭,即使正月十五后开门,有多少人会来吃饭都不好说,恢复信心需要时间。如果持续经营,支撑工资、房租、水电等一切开支,撑不过3月初。为了减少损失,只能暂时裁员闭店。”

支付渠道对经济活动的反应最为直接。POS机、二维码、收银台洞察着每一个小微商家的生存冷暖。

记者从多位聚合支付服务商处了解到,春节期间线下商户交易量较往年有明显下滑,下跌幅度普遍在五成以下,多则甚至达九成。一家业务经营势头不错的支付服务商告诉记者:已经做好了3个月净亏,3个月半亏的准备。

“大量线下商户目前尚未营业,预计2月份的商户交易额会下滑50%,3月份下滑30%,恢复至少需要3个月以上,这还是在疫情得到平稳控制的前提下。”聚合支付公司利楚扫呗CEO王朋告诉记者。

利楚扫呗总部位于武汉,是华中最大的聚合支付机构,相当于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和商户之间的桥梁,对实体经营者的痛点也有深刻感知。

在王朋看来,目前最重要的是给资金链紧张的商户以支持,比如提高到账速度,“商户都没有生意,再多的手续费优惠又有什么用呢?我们目前是通过和一些互联网银行机构合作,放一批优惠贷款给商户应急,尽量贴息。”

上述观点得到不少支付机构人士认同。北京老牌收单机构随行付副总裁孙慧告诉记者,在支付通道层面,只能尽量在手续费上做补贴让利,比如针对湖北商户全额返还今年1月23日起以来的交易手续费,此外在金融服务上,会缩短其融资服务的响应时间到2小时以内。

而清算机构也试图通过让利减少小微企业成本支出。中国银联方面向记者透露,银联已经对受理银联二维码交易的小微商户,特别是餐饮、零售等商户进行交易手续费减免。具体上“按照交易金额0.2%的比例统一返还发卡和网络转接费”。

金融驰援亟待加码

根据上述中小企业调研显示,为渡过“现金流”难关,22.43%的企业计划减员降薪,21.23%准备贷款,16.20%选择停产歇业,13.58%选择股东增资,10.16%选择民间借贷。其中,借贷需求合计超过30%。

值得注意的是,该调查样本中,统计类别以员工50人以下、2019年营业收入5000万元以下为起点,整体看聚焦的企业规模并不算小。对于小微型企业的经营状况未有广泛覆盖。

事实上,自疫情暴发以来,央行等5个部门联合印发了金融“战疫”支持实体的30条措施,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稳定市场流动性,并要求银行不得对受疫情影响大的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盲目抽贷、断贷。不过上述政策如何在各地、各级有效落实,也对金融机构的业务特点、流程提出挑战。

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高管告诉记者:现在确实有城商行来询问商户有没有资金需求,但也提出了贷款条件,比如需要抵押房产。另外有商户也担心把实际困难交底,会更难获得贷款。

北京金融科技研究院风险治理实验室主任车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小微企业在获取贷款时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是银行体系的产品创新不足,固有风险偏好和业务流程中没有有效的产品作为抓手去服务小微客户。此外,作为需求方的小微企业,自身经营管理方式特点也满足不了银行信贷的基本门槛。

不过他也建议,突破小微企业规模劣势,解决借贷需求时可以考虑通过抱团取暖形式获得授信,在不突破银行制度约束的前提下缓解其流动性紧张问题。

记者注意到,自疫情暴发以来,平台型互联网企业由于对生态数据和商家经营情况有更密切了解,其创新金融工具针对小微企业定向资金扶持,在申请和授信速度上已经体现优势。

据蚂蚁金服方面透露,旗下网商银行从2月2日开始,针对150万湖北小店和正在抗击疫情的30万医药类小店,为防止其资金链断裂“突然死亡”,提出不抽贷不断贷并对利息下调10%,并提出对不幸患上新冠肺炎的店主,全额免除利息。

与此类似的是掌握大量餐饮和本地生活类数据的美团。美团金融方面向记者透露:美团生意贷计划与十余家银行通过“联合贷款”形式,针对餐饮等本地生活商户提供不少于100亿元额度的优惠贷款。目前云海肴、周麻婆两家商户已经分别获得首批1000万元专项信用贷款。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与会计学教授芮萌认为:金融体系应该分级扶持,如果能发挥乘数效应,通过降息或者追加贷款,让利润下滑但还未亏损的小店不要关门,最大化帮助其复苏,将对社会和经济起到显著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疫情持续时间拉长,在短期信贷支持外,目前类似减薪、裁员、针对性贷款、延期贷款偿还等措施恐怕还不够。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朱武祥对此建议,“可以考虑给银行增加坏账计提额度,允许银行适度减免一些中小企业因收入锐减而还不上的到期债务。其次,创新金融工具,金融机构多处相应妥协,支持企业恢复经营。”

(编辑:何莎莎 校对:燕郁霞)